首页 >> 1314游戏官方网站-这故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是真的

1314游戏官方网站-这故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是真的

2020-01-11 15:01:34

1314游戏官方网站-这故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是真的

1314游戏官方网站,作者 肉叔

今天二图,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惊悚故事。

(放心没有鬼)

最近韩国除了《昆池岩》,还有一部片也很火。

跟《复联3》同期上映也没在怕的,还创下了本土纪录片观影人次第二的纪录。

片子叫《那天,大海》。

讲的是发生在四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世越号沉船案”。

2014年4月16日,韩国大型民用渡轮“世越号”,在由仁川港前往济州岛时,于韩国全罗南道珍岛郡屏风岛以北20千米处发生倾覆后沉没。

296人死亡,142人受伤,8人下落不明。

遇难和失踪的,大多是高中生。

离奇的事发生在沉船之后——

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在惨案发生当天,“失踪”了整整7小时,记录她去向的影像资料也被删了;

2015年11月12日,法院终审判决世越号船长无期徒刑,杀人罪成立;

而韩国政府正式的沉船打捞工作,居然等到了三年后的2017年3月才开始。

最匪夷所思的是,这起让300多人死亡的惨剧,具体沉船原因到四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个未知数。

《那天,大海》剧照

韩国媒体和群众一度怀疑跟邪教组织“救援派”有关。

世越号出海前一天,被临时强令换了船长、并且船长、安全负责人都是前一天临时上岗,“恰好”这帮人,又都是救援派信徒。

更重要的是,世越号的船主以及它所属船运公司清海镇海运的老板,正是“救援派”领袖——

俞炳彦。

他创办的“救援派”的名声,在韩国早就臭了40年却依然“屹立不倒”。

前不久还有“韩国卓伟”之称的娱乐媒体dispatch(d社),爆出包括朴振英、裴勇俊在内的众多韩国艺人,参加救援派集会的照片。

韩剧《信号》里提到过一起“五大洋集体自杀案”——

1987年8月29日,在五大洋工艺品工厂食堂顶棚发现32具尸体,32人全部都被绑住手或者脖子。法医主张只有3具尸体是很明显的自杀,其他人都是因绞杀而窒息死亡。但缺乏相关证据,无法确定是集体自杀案还是有其他人介入的他杀案,成了韩国最知名的悬案之一。

这帮人有个共同身份:救援派信徒。

而案发前不久,死者之一的五大洋老板朴顺子,被爆出诈骗170亿韩元“供奉”给俞炳彦。

因此韩国民众猜测,世越号船难是救援派搞出的邪教祭祀仪式,祭品正是船上的300多名高中生。

各种诡异的“巧合”,让世越号沉船案的走向越来越惊悚。

这部新上映的《那天,大海》,就是根据幸存者证词、打捞起的船体等事实依据,科学模拟了沉船发生的过程和原因,最后推测出最有可能接近真相的结论。

而这个结论,看过的人都用了四个字形容:毛骨悚然。

目前这部《那天,大海》还没出汁源。

但肉叔挖到另一部类似的纪录片,是去年日本电视台nhk在世越号三周年时制作的。

同样客观冷静地以四位当事人的视角,还原了这起疑点密布的悬案。

不亚于一部惊悚的悬疑推理片。

第一个求救电话

2014年4月15号,因为大雾等恶劣天气,仁川港的所有船只都早早取消了当天的夜间航班,只有一艘船还在讨论是否还能出行——

世越号。

比航班表上延误两个半小时后的晚9点钟,搭载着476位乘客的世越号,从仁川港出发前往济州岛。

所谓的“恶劣天气中航行”远比想象得要平静,当晚船上的高中生们甚至还举行了烟火晚会。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距离终点济州岛只剩3小时航程时,一切还是出奇得平静。

有乘客拍下了当天清晨的景象:尽管天上有几片阴云,但海面上风平浪静。

8点49分,乘客们发现船舱里的点心罐头晃动了几下,起先没人在意。

后来班里唯一的生还者、高中生朴钟硕说,“当时大家就在讨论,是不是浪太大啊,船摇晃得有点厉害”之类的,接着就继续讨论“无聊的话题”了。

钟硕起身去了趟洗手间,这时,船舱突然猛地向一侧倾斜,原本贴着舱壁的窗帘迅速变成了荡在半空。

有人想去窗边看看情况,但在30°倾斜的船舱,站起来都成问题,更不用说远在头顶的窗户了。

船舱里开始蔓延着尖叫声和哭喊声。

不怪高中生们惊慌失措,一直到世越号倾斜三分钟后,船上仍没有任何广播通知或者船员前来通知他们如何应对。

但实际上,如果船上一直没有广播,事后被救出或者自救的乘客可能更多,致命就致命在3分钟后的这则应急广播:

请待在现在的位置不要动,扶着把手原地待命。

大部分学生一听这话就安心了,该在客舱里躺着的躺着,该在走廊里玩手机的玩手机,怕啥呀,船长都说了没事,他们发到网上的视频里,还有同学大笑。

听话的学生们根本不知道,世越号刚刚开始倾覆,船员们就已经慌了。

还自救与救人呢,这班船员中甚至有人除了抱着头哭之外,什么都没做。

当然,他们也“忘了”报警。

不过警方接到的第一起报警电话,的确是船上的乘客打来的,很难想象,在船只遇难的第一时间拨通报警电话的,不仅不是专业人士,而且竟然是未成年人——

高中生崔德夏。

崔德夏的沉稳冷静,连船上的成年人都汗颜。

电话拨通后没多久,德夏把电话交给了带班老师,结果慌乱中,老师除了“喂喂喂,我们我们我们”,带着颤音大喊“我们的船在沉没”之外,任何对警方救援有用的信息都提供不了。

电话被重新转交给崔德夏,警方大概听出来要沉船,也接通了海警电话。

尽管听得出来很害怕,但崔德夏还是完整地说出了世越号的名字、始发港、目的地、出港时间(德夏记错一小时)。

海警方面甚至一度以为德夏是船员,一个劲地问世越号准确的经纬度,直到报警中心提醒他们德夏只是普通乘客。

遗憾的是,海警让德夏把电话交给船员后,通话就中断了。我们无法猜测德夏挂断电话的原因,是船舱进水?还是……找不到船员?

而海警方面真的接到船员的求救电话,已经是沉船发生后12分钟、德夏报警9分钟后了——

庭审证实,如果船员能像德夏一样早地拨打求救电话,大部分乘客都能获救。

第一艘救援船

不仅是报警电话,整个世越号沉没的过程中,都充斥着匪夷所思的不专业。

第一艘赶到现场展开施救的是什么船?

海警船?军舰?救生船?

都不是,是朴升基接到事故通报后,从40公里外驶来的、平时负责驱逐非法渔船的渔政指导船,一艘不大的小艇。

朴升基的小船一共救出28人,多吧?不如再来猜下他赶到现场时,世越号已经发生侧翻多久了。

75分钟。

就没有船比朴升基更早抵达?

有,有的是,朴升基头盔上的执法仪记录下了当时的海面状况。

但不知道为什么,世越号周围的这么多从渔船到商船到货轮的大小船只,都只是原地不动,没有展开救援。

事后得知是海警以不要妨碍救援为由,禁止周围船只靠近世越号。

来得最晚的朴升基听没听到海警的通知,不太清楚,但他赶到现场的第一时间就驾船靠近了世越号,立刻展开救援。

他的理由非常简单,也非常朴素,更非常好懂。

理由很简单:我看见了船上有人。

朴升基挂着警灯的小船一开始靠近世越号,周围的船只也就不管海警的“警告”了,立刻跟着他共同展开救援。

这时朴升基一回头,至少四五艘小船也已经过来了。

从朴升基的小船带领着大小船只展开救援开始算,距离世越号沉底沉没还有多久?

只有25分钟。

第一批展开互救的乘客

不要寄希望于船员了,尽管他们才应该是船难自救的主力军——

按照船员义务,在必要弃船时,船长必须采取一切措施,首先组织旅客安全离船,然后安排船员离船,船长应最后离船。

但世越号船难实际情况呢?

第一波搭上海警救援船率先逃生的就是船员,尤其本应殿后的船长。

船长的理由更是荒唐至极,在警方调查时他说:因为屁股痛所以先逃生,碰巧有救援船只经过,救援人员说快点上来,只能遵从指示。

画面记录下了船长穿着内裤,“遵从指示”率先跳上救援船的滑稽一幕。

没了专业人士,乘客只能自己展开互救,此时船舱已经倾斜接近90°。

听上去只是歪倒而已,听不出来有多可怕,像肉叔当年还奇怪:爬窗户出来那么难么?现在知道了,难,很难,非常难,真的是上青天。

比如,船舱中这条20米长的横廊,世越号侧翻后,横廊变成了……

20米深的深井。

金成莫是世越号上第一批展开互救的乘客之一。

重要的是,他早就能跑了。

比朴升基的渔政指导船更早投入救援的,其实是海警,他们的直升机在事故发生40分钟后就赶到现场,展开救援——

放下篮子,拉了两个乘客上去。

当时金成莫是离直升机最近的人之一,机组成员拍摄的视频中,就能看到他的脸。

但普通乘客金成莫反而像船长一样,率先想到的是困在中部走廊里的高中生。

金成莫和其它一些乘客,自发地打开消防栓,拽出消防软管,试图把学生们拉上来。

先不说用软管往上拉人有多难,就说时间有多紧迫——

此时世越号倾覆已经有90°了,从朴升基的救援录像上来看,距离世越号倒扣过来彻底沉没,也就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尽管尽了全力,他们也没能把所有人都拉上来。

金成莫在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缄默,至今还能梦到当时没能拉起的乘客的脸。因为懊悔,懊悔慌乱中只是——

随手就拉了几个人上来

几分钟后,用生还者的话来说,迅猛到“即便会游泳,不管迎着还是顺着水流都很难游动”的水势汹涌袭来,金成莫和几个参与施救的乘客,被水流猛地冲开。

船舱内最后的希望,哗地断了。

最后一个生还者

世越号的最后一个生还者,就是高中生朴钟硕。

他的生机,一部分是因为幸运,一部分是因为勇气,一部分是因为……

不太听话。

船员逃跑前那个致命的广播他也听到了,在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他有听从“指示”,待在原地等待救援(大部分情况下,听从专业人士的指挥是正确选择)。

但水流堵住他们船舱的第一时间,他立马意识到:不能再只坐等船员施救了。

我觉得首先,得试着做些什么

朴钟硕是同学中唯一一个选择潜下水试试看的,幸好,在他穿过刚被淹没的舱口时,迅疾的水流立刻把他冲出了世越号。

此时,世越号已经开始快速地在倒扣中沉没了。

最幸运的是,此时朴升基的小船还没走远,朴升基在无意间回头时,突然看到了水中鲜红色的救生衣。

他第一时间调头冲那个红点冲过去。

钟硕被拉起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船里还有好几十个同学。

朴升基拍了拍他的背,一句话也没说。

无言的还有海水中的世越号,此时的世越号,只留在洋面上一个孤独的尖角,哪里还看得出来它是艘满载排水量9900吨的巨大轮船。

当然无言的不止是他们,在灾难发生的两周后,《韩民族21》杂志出了一期特刊,从封面开始很很特别——

封面是一张白纸,编辑郑恩珠说,她实在是想不到任何一句话、任何一张图能展示世越号的灾难了。

在世越号已经被打捞起来的今天,回顾世越号灾难的复杂真相,如果只寻求单一原因,显然是一种懒惰和不负责。

有天灾:事故发生地蒙骨水道,用几年后上海打捞局负责世越号打捞工程的打捞总监王伟平的话来说,这水域“风多、流急、水深、底坚”。

但更多的呢?

违反规范要求操作的舵手、擅离职守的船员、严重超载的船运公司、未发现世越号隐患的监管机构、现场指挥混乱的海警、极不及时和得力的救援工作、事故发生时“消失”7小时的总统……

灾难之后,追求责任当然重要,但它未必是最重要的。

nhk在片尾问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终极的问题,显然,不仅仅是问韩国人或者韩国政府:

我们在悲剧中学到了什么?

编辑:火云鞋神

鸿运国际

上一篇:飞艇可以取代预警机吗?出乎意料:不可以,不过可以当漂浮雷达站
下一篇:150克重的国宝金龟,藏着乾隆民士的传奇